上星期五早上起来发现眼镜腿垮垮的,就有点没对劲,结果还没到中午,眼镜腿断了一支,唉,我的眼镜啊,陪了我一年多了,每天形影不离,真的有点舍不得。下午给旁边的“肉兔子”开玩笑说,晚上回去找个地方把它埋了,结果“肉兔子”说,现在不能土葬,要火化。

真要火化的话,我肯定舍不得了,还是放在抽屉里作为纪念吧。下班后,骑车在路上,看四周都是模糊的,危险啊,而且看什么东西都是麻麻杂杂的,还没回家就去第五大道配了一副新眼镜,挑来挑去,结果挑了一个贵的(PS:看来我的眼光不错吧,自恋中)。

光镜架子都要126元,还有更贵的,我们这些老百姓,就选一个合适的就行了,然后就是选镜片,我的眼晴都都是200度,外加50度闪光,总共就是250(那个骗光的JJ真可恶),镜片也要120多元,还是啥子抗辐射,防紫外线的,树脂的镜片,具体这些东西有什么效果,可能只有他们卖眼镜的才清楚,多半都是火一个算一个。

来一张眼镜尸体PP吧,还有新配眼镜的PP。


眼镜尸体.jpg

新眼镜.jpg
Last modification:August 16th, 2009 at 12:30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