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占地2.4公顷的成都活水公园在府南河边落成,不仅开辟了国内活水公园的先河,而且当年就荣获世界城市水岸设计和保护评比的第一名。

  成都活水公园的生态净水系统流程清晰。先抽取府南河水,注入400立方米的厌氧沉淀池,经过沉淀后的水依次流经水流雕塑、兼氧池、植物塘、植物床、养鱼塘、氧化沟等水净化系统,使之由浊变清,最终重返府南河。整个净水系统和带状公园用地紧密结合,主题鲜明。上海梦清园则更进一步,不仅构建了一套生态净水的系统,而且又增加了一项新功能,那就是国内首座合流制排水系统调蓄池。以前,冲刷路面后夹杂着大量污物的初期雨水直接排入苏州河,严重污染苏州河水。现在,在梦清园的地下建成了一座3万立方米的雨水调蓄池,有效容积达2.5万立方米。江苏、万航、叶家宅、宜昌四座泵站所辖区域内的初期雨水均被截流,通过管道汇入该调蓄池。雨水经过沉淀、过滤后再排放到苏州河中。此外,梦清园中还设置了采集太阳能和风能的装置,为水泵提供部分动力,蕴含生态意义。 

成都活水公园,占地24000多平方米,坐落于成都市中心府南河畔,是一个具国际知名度的环境治理的成功案例。园中庞大的水处理工程,大大改善了府南河的水质,也因此让市民亲眼目睹水由污变清的自然进程并为之骄傲。每天有200立方水从河中抽出除去细菌、重金属后再回到河中。


  原先的府南河被岸边的印染、造纸、化工、丝织厂等工业垃圾污染得发臭发黑,曾被人们戏谑地谐称为“腐烂”河。活水园的规划设计和府南河的环境治理修复工程,是由市政府组织国内外有关专家、地方有关部门施行的一次国际间的通力协作,参与者有府南河管理部门、园林部门、建设部门、规划部门、防灾部门的雕塑家、湿地生态学家,还有美国环境艺术家、擅长于水处理项目的Besty Damon;景观设计是由Magie Rulldick,她特别擅长于生态景观规划设计项目。这种非凡的合作模式十分必要和有利。环境问题已跨越了国界,超越了专业界线。其中景观师起着重要的桥梁作用,并在将来会发挥更大潜能。

  公园形状是一“鱼”形,象征活力和健康,也成了该设计的亮点之一。游人往往从鱼嘴而入,走向鱼尾。而沿着河岸又恰好在公园散步,游赏全景。进园先爬上山坡,再到圆形广场,包括水池、茶室。中国四大佛教胜地之一——峨眉山原产的珍稀本土植物引种在山坡上,有再现神圣山岭之意。

  水净化系统由一系列溪流、池塘组成,贯穿全园。有中英文对照解说,告诉人们如何通过植物和水流过岩石的自然作用而使水净化的过程。

  水从池中经保留下来的阶步流下山,进入一组岩石瀑布,先是简单的造型,然后渐渐作鸟状。水流在浓荫树冠山脚下潺潺而过,成为迷人的中心散步道,并在路端进入半圆的清水池中。路旁设巨大的砾石,人们可坐下聆听奔腾的水流声。

  公园里的本地植物营造了一个很好的生境,引来了城市里罕见的鸟和虫。公园的每个角落都是孩子们觅宝探险的好去处。经常可见他们或跪或趴在溪塘边,饶有兴趣地观察水里的昆虫和鱼类。这种在全世界范围内着意提倡的儿童好奇心,在中国的其他公园并不多见,活水园则成功地满足了孩子们寻找第一手自然的需求.

  鱼池东面是通向河岸的草坡。由于设计师的巧妙构思,人们自然而然产生强烈的走到河边的愿望。景观设计师与市政工程师商议,拆除了原有的防洪墙,建了台阶式亲水平台,也具有防洪隔离功能。

  园路从第二个池塘起将游人引入藤蔓依垂的林荫道,突然豁然开朗,来到一个阳光灿烂的生物水净化中心景点——湿地景观。约有十来个不同深度的池塘,配置了能清洁水体的水生植物。环绕最大的鱼塘人们在树荫下休憩,围坐砾石野餐,茶室区品茗闲谈,好幅悠然自得的景象!

  人工湿地塘床活水园的设计师强调这里的景色仿佛就是长在那里,有“属于它自己的生命”。活水园为900万市民提供了一个集环境教育和休闲为一体,生态环境优化的城市公园。公园对保护生态环境的教育功能无所不在,寓教于乐,融化在游人赏景、休闲、寻找自然的行为中。

  活水公园的市政水净化工程是很好的环境教育范本。在市中心营景结合水处理,在世界上也是少见的。生态水净化的过程刺激好奇的人们去探究科学和自然环境的奥秘。雕塑、溪泉和其它设计元素激起审美的情趣。林荫道、茂密的树,清澈的水、碧绿的草坪,令市民尽情呼吸新鲜甜美的空气,享受大自然的惠泽。

  活水公园最重要的使命在于透过每一个设计要素,增强市民的环境保护意识。设计师并不是再建自然,而是将公共环境艺术揉合于保护自然之中。

dsc05368.jpg

200662711052007.jpg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Last modification:August 16th, 2009 at 12:30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