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海——一座地处西南的旅游城市--全剧故事的发生地。

潘玉龙是银海市旅游管理学院的一名学生,因为租房,他认识了邻居汤豆豆——一个热衷于踢踏舞的活力四射、赋与独立性格的女孩。

汤豆豆的母亲已逝,她和诗人父亲住在自家老屋里,相依为命。一次意外中,她的父亲身亡。在这期间,潘玉龙给了她一个男孩的关怀,她也给了潘玉龙物质上极大的帮助。正直的潘玉龙拒绝了汤豆豆的帮助,这使得信守“真实”的汤豆豆更加欣赏潘玉龙,两人走到了一起。

潘玉龙从银海旅游管理学院毕业后,几经辗转终于进入了自己心目中的事业天堂——银海市万乘大酒店。他努力地工作,为了自己,也为了家中的父母。父亲下岗无业,母亲患病在身,家庭的重担已无形地深深嵌入了他的双肩。他更加卖命地工作,但做人行事光明磊落,这些优点使得饭店公关部的一名见习律师杨悦对他刮目相看,并且以一种微妙的爱意暗恋着他。但是潘玉龙和汤豆豆两人的关系正常发展着,这使得杨悦感到,潘玉龙之于她的那种微妙态度若即若离。

电视剧五星大饭店1   看电视剧五星大饭店   五星大饭店的电视剧   电视剧五星大饭店6   电视剧五星大饭店7   五星大饭店   电视剧五星大饭店2   电视剧五星大饭店3

正当潘玉龙在万乘大酒店勤奋工作时,汤豆豆和她的“真实”舞蹈组合报名参加了青春风尚舞蹈大赛。这一群年轻的舞者(“真实”舞蹈组合中另外四个男孩:阿鹏、东东、王奋斗、李星)一直梦想着跳出属于自己的踢踏舞,跳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虽然每个人所追求的终极目标并不相同,但不同的欲望又把他们绑在了一起。在他们辛苦地排练以准备全省复赛之时,汤豆豆突然获悉她真正的生父病危,并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她是盛元集团总裁杜盛元和母亲阿兰的非婚生女儿,而死去的诗人父亲只是养父。杜盛元死后,她得到了一笔五十万元的遗产,欣喜不已。同时,盛元集团银海公司帮助“真实”舞蹈组合取得了全省复赛的冠军称号。

一次偶然的机遇,让朴实厚道的潘玉龙一夜之间从一名普通服务员跃升为代表酒店形象和质量的贴身管家,由此也认识了他的服务对象钟顺喜。

钟顺喜是一位继承了百亿资产的韩国富家千金。她的父亲钟焕成去世以后,除了留给她一个庞大的跨国公司(韩国时代公司)外,还留给了她由于财产和权力的争夺而引起的恐惧和不安——

钟焕成的第二任妻子、钟顺喜的继母金载花独揽了公司大权,并伙同时代公司最高执行总裁尹梦十和财政总监金哲元牢牢地控制住了钟焕成遗留下来的这个家族,还一直阴谋着致钟顺喜于万劫不复之地。目的非常原始——他们觊觎钟顺喜得到的数亿遗产和对这个庞大的跨国公司行使生死的绝对权力,他们欲要不择手段夺取这一切好让它变得名正言顺。在韩国国内他们大放厥词说钟顺喜由于丧父悲伤过渡、精神恍惚,赤裸裸地对外暗示着这位二十多岁的女孩无力掌管如此庞大的公司和繁杂的事务。暗地里,金载花等人还进行着很多不可告人的勾当。这使得原本脆弱的钟顺喜更加忧惧,感觉事事处处都杯弓蛇影。

为了逃避家族内的纷争,钟顺喜的秘书朴元盛——现时在她身边惟一可信的、也是跟随了她父亲多年的秘书——带她来到银海以避世静心。神经质的她敏感多疑、暴躁易怒,在同她的贴身管家潘玉龙接触的前期,曾使潘玉龙多次深感委屈和无奈,更多的还有不解和苦闷。

由于韩国时代公司正在同银海市政府就城市公园(全球最大的市内主题公园)的项目进行谈判和磋商。时代公司的竞争对手盛元集团银海公司,买通了饭店内行政经理佟家彦。佟家彦是潘玉龙的上司,他用软硬兼施威逼利诱的方式努力想要拉拢潘玉龙——因为只有潘玉龙一人才能进入钟顺喜的房间——想让潘玉龙协助他窃取时代公司的机要文件和规划图纸。潘玉龙屡次拒绝的佟家彦的要求,但在自己父亲得到了盛元集团的好处之后,他退让了。他做出了一种既不参与协助也不反对阻拦的姿态,佟家彦顺利盗得了图纸文件。

事后,一种负罪和内疚的心态让潘玉龙感到了某种不安——虽然钟顺喜经常使他遭受委屈,虽然钟顺喜的大小姐脾气让他吃不消甚至感到厌烦,但这都是钟顺喜身上的一些或大或小的毛病,并不能影响到她本来的天真和善良——用那样卑污的手法去对付这样一个胸中毫无城府、心里欠缺沟壑、而且处处小心事事警惕活得那么痛苦的可怜的女孩(潘玉龙虽然没有参加但也默许了事情的发生),这让潘玉龙内心有愧。这种愧疚让他更加关心钟顺喜的人身安全和精神快乐,他用近乎坚决的宽容态度克制着自己并忍受着钟顺喜一次又一次的无理取闹。钟顺喜也渐渐地开始相信并且越来越依赖潘玉龙。

钟顺喜和秘书朴元盛计划用正当的法律手段来解决家族内的争斗。当朴元盛准备好了所有的法律文件,再次离开钟顺喜回韩国处理此事务时,却离奇地自杀身亡。得知这一噩耗后,钟顺喜的精神大受打击。在她忧虑惊惧最最无助的时候,潘玉龙不仅给了她心理上最大的同情和支持,还坚决抵制别人对钟顺喜的谤毁——说她精神有病——并一直站在钟顺喜那边,为她“挡风遮雨”,陪她共渡患难。钟顺喜对潘玉龙的态度也大为改观。潘玉龙成了她唯一的信任,她对潘玉龙的情感支出也越来越暧昧不明。为了让钟顺喜平静,他们选择外出旅游。

而此时的汤豆豆也经历着生命中的另一场风波。她本来和“真实”舞蹈组合的成员们正在积极备战全国决赛,但得知了他们获取全省冠军称号的背后有着不可告人的黑幕交易,这使她想到了要放弃,然而舞队其他成员却坚持选择继续。汤豆豆感到了迷惘,她不知怎样的选择才是真正的真实。与此同时,盛元集团银海公司总经理黄万钧因为遵照了杜盛元遗愿而帮助汤豆豆及其舞蹈组合的事情,令杜耀杰(汤豆豆同父异母的哥哥,盛元集团现任总裁)十分不满,黄万钧随即被杜耀杰打入集团“冷宫”,丧失了权力。黄万钧盗走了盛元集团从钟顺喜房间头来的“银海城市公园”的图纸文件,并向汤豆豆道出了一个惊人的内幕——杜盛元遗嘱被人伪造!黄万钧坚信汤豆豆因得到更多的遗产,他鼓动汤豆豆秘密调查此事。汤豆豆经由潘玉龙介绍,找到了杨悦,两人开始调查“遗嘱风波”。汤豆豆就此走上了一条寻找双重“真实”(自身荣誉,身世身家)的荆棘之路。

在潘玉龙和钟顺喜的旅游过程中,韩国时代公司驻中国总代表林载玄(尹梦十和金载花在中国的鹰犬)派人一直尾随跟踪他们。尹梦十命令林载玄在旅游途中截获钟顺喜,并将她带回韩国。这样,尹梦十、金载花等人就能以治疗精神病为由,彻底地控制住钟顺喜,然后名正言顺地夺走她的权利和财富。潘玉龙和钟顺喜一开始都懵懵懂懂,不知道危险和阴谋正向他们步步逼近。直到潘玉龙在无意之间发现了被人跟踪,在告知了钟顺喜这一消息后,钟顺喜的多疑让她决定逃亡,为的是不让任何人知道她的下落。由此,两人走上了一条危机四伏、杀机重重的逃亡之路。一路上,两人经历着一次又一次的生死考验,也屡次同死亡擦肩而过。从银海到澎河,从澎河到藏区雪山,再到北京……

潘玉龙随着钟顺喜选择了从现时中逃逸,不管是逃往过去,还是逃向将来,或是逃到另一个世界。但是,潘玉龙在利益诱惑、生死考验过程中,一直都保持着最善的“我”之存在……而坚守“真实”信念的汤豆豆在经历了众多的人情冷暖、观看了无数的世间虚实后,她原本天真干净、富于个性的心态也慢慢地改变了…… 故事中的年轻人们潘玉龙、钟顺喜、汤豆豆,他们的爱情经历着种种考验,扑朔迷离;他们的命运经受着各类磨难,崎岖坎坷;他们的幸福又经过了太多的不幸,似有还无……

这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

这是一个关于真实的故事。

这是一个讲述人格升华的故事

 

Last modification:August 16th, 2009 at 12:30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