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出门时,看到邻居陈婆婆门口有烧过纸的痕迹,然后看见院子里正在搭棚子,一看就是办丧事的棚子,我问旁边的阿姨杂回事啊?她告诉我:隔壁的陈婆婆死了,在医院死的。

昨天晚上院子里闹了整整一晚上,有人去逝了,儿孙们不是悲伤的情绪,反过来,院子里全是麻将声,不管赢钱的还是输钱的,都在那吼啊,叫啊。

陈婆婆的去逝,貌似她的儿女很高兴一样,他们不伤心,反道我看到陈婆婆去了,心里还挺难受的。平时周末有空还跟陈婆婆聊聊天,说说话,老人家和蔼可亲,也很好说话,突然之间,老人家不在了,只留下她30多岁的傻儿子“啊呀”,其实他有名字的,具体叫什么已经被周围的人忘记,因为大家都叫他“啊呀”,为什么呢,他是一个傻子,只会说几句话,一直不停地“啊呀,啊呀”。

昨天晚上我问“啊呀”,问他陈婆婆呢,他半天憋出两个字“死。。。。。。了。。。”,或许他根本不知道“死”是什么概念,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以后再也看不见她母亲了,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妈妈”在他心里是什么,还有很多或许。。。

成都,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希望以后少点麻将声,特别是在丧事时。

Last modification:August 16th, 2009 at 12:30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